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郵票迷的愽客

让好文章和大家一道分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日志

 
 
关于我

相貌学識一般,閑下来愛集郵、讀書、養花,同時還喜歡書法繪画,收集各国硬帀,様様都渉及又様様不精通,但自信自已屬“良民"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2016-04-17 10:15:33|  分类: 习作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前曾经陪同来美开会的博友高扬先生及其女儿一道参观大都会博物馆。从那以来心里就一直惦记着找机会也要到中央公园西边与大都会博物馆遥相呼应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去参观,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虽然来过,严格地说只是走马观花而已,那是因为英文程度太差,这里的说明又都是专业名词,一头雾水晕头转向只能走走看看,把自己感兴趣的拍下来,与朋友们一道分享。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美国主要自然历史研究和教育中心之一,还拥有一座藏书485,000册的自然历史图书馆,它于1869年开馆,距今已有140多年历史,也是全世界知名的科学、教育、文化机构,馆里永久收藏了3200多万标本和史前古器物。
       展馆有500-1500平方米大小陈列厅45个,陈列内容极为丰富,包括天文、矿物、人类、古生物和现代生物5个方面,有大量的化石、恐龙、禽鸟、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的复制模型。所藏宝石、软体动物和海洋生物标本尤为名贵。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博物馆正门有座戎马一身的西奥多·罗斯福的塑像。这座雄伟的塑像是为纪念老罗斯福对于
保护自然的贡献而塑的,在美国历史上,老罗斯福被誉为现代美国之父(1901-1909年间任美国总统)。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通过安检进入博物馆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长12米高5米的恐龙骨架,惊艳!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在展厅里,感觉自己的智商与学龄前孩童无异,导游图看不懂,
老是迷路,说明文字也只能靠猜。借着一颗好奇心,用镜头记录下来。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栩栩如生的野生动物标本令人叹为观止,让人们仿佛置身于非洲
肯尼亚国家公园野生动物保护世界里。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高94英尺的蓝鲸模型,人类与它相比显得多么渺小。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右下为388克拉已切割的萤石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人类最喜欢的各色宝石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珍贵的钻石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水晶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玉石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当然还有黄金 。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张开的蚌壳就像两张座椅,为了防止人们坐上去,特地竖起一面警示牌。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鸭嘴兽的骨骼标本,穿越亘古。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猛犸、角鹿以及其它动物的骨骼标本。。。。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也许穿山甲的老祖宗就这副模样。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红杉的截面标示了中心部位从公元550年开始生长到被砍伐的1891年留下的1342条年轮和每100年的年轮位置。砍伐时的树龄已达1342年之久 。
这棵美洲红杉原树高101米,树围27.45米,根系覆盖超过4,000平方米!截面取自距地面3.7米高处。1891年,两个工人用斧头砍了13天;在文字说明的下边的盒子里,装着美洲红杉的种子,说了你别不信,其种子的重量是1/3000盎司,还不到百分之一克。几乎看不到它。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蜘蛛还是蚊子的始祖?还是其它物种?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达尔文(1809-1882)的生物进化论是对人类最杰出的贡献之一。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直径23公尺(米)的太空剧场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非洲馆,因为咱地球的人类是来自那里,因此还有人类的起源与进化展厅,老实说我对这个部分都不在意也不喜欢,主要是类人猿与人类进化的骨骼标本看了有些吓人,哈!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古往今来,落后就会挨打。印第安人只能俯首称臣。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博物馆紧挨着中央公园的西边,眺望远处公园南面的建筑物。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博物馆外春意浓浓,樱花、风信子、郁金香。。。还有一只可爱的小鸟在草丛中觅食。
  
纽约印象之——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掠影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地铁B\C线82街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站下车。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